設爲首頁 | 加入收藏廣西赵丽颖赚钱网站是真的吗物流有限公司

聯系我們

聯系電話:0777-2880080

傳真電話:0777-2837879

聯 系   人:黃女士

聯系電話:13737768611

郵         編:535000

地         址:廣西欽州市黎合江大轉盤現代物流中心

外媒详解:中国正创新货币工具 比QE更先进

发布人:admin 发布时间:2015-05-15 来源:本站

2個月前,我們剛剛解釋爲什麽中國施行量化寬松是不可避免的。中規中矩的解釋是:中國若要通過貶值與美元挂鈎的人民幣来刺激其外向型经济是有风险的,主要因为在过去四个季度资本外流达3000亿美元,此外中国也不想在申请人民幣纳入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前,有操纵货币之嫌。

很好理解(如果你所在家國央行采用非傳統貨幣政策),中國地方政府將要進行萬億元債務置換,以此來減輕巨額債務。

圖一

因爲地方政府通過影子銀行系統渠道來避開債務發放限制,此次地方債置換是將高利息貸款換成標准的市政債券,後者是理論上信譽度更高的債券發行者。該政策已經明文規定,落入實處。但是該政策先行省份在試水後發現银行对地方债置换反应平平,这就使得中国央行只有两条路选:1)直接买下所有债券, 2)通过准许购买该债券的商业银行把所购债券抵押做长期现金贷款来增加商业银行的购买需求。第一个选项只会让中国继续量化宽松,而另一个选项则类似于欧洲中央银行的再融资操做。两者都会给中国央行进行大规模宽松政策的理由,第二个选项冀希望于各银行可以使用这些现金向更多经济体进行贷款,以此来促进增长。

以下是法國興業銀行[-0.66% 資金 研報]的觀點(注意其對中國地方債置換規模的預計):

中國人民銀行可以采取與歐洲中央銀行再融資操作或長期再融資操作類似的措施,將地方政府債券(LGBs)作爲抵押品貸給各商業銀行。中國人民銀行推行的政策是:抵押補充貸款(PSL),這將會激勵各商業銀行大量購買地方政府債券。此機制是這樣運行的:各商業銀行將其貸款轉向地方政府融資平台(LGFVs),後者收益率6%,購買地方政府債券收益率3-4%,向中央銀行長期貸款收益率2-3%。因此各商業銀行能夠從中收益1-2個百分點。

圖二

圖三

如果中国央行要帮助地方政府重组债务,现在央行采取的地方债置换计划规模应该与地方债务存量规模相当。考虑到未来几年预算支出也需要一些帮助以吸引需求,所以最终在地方债置换项目上,中国投入20万亿人民幣也不足为奇。

這可能需要5年或更多的時間,取決于債券市場的發展。政府期望未來更多投資者將會因資産分配和其他理由對地方債券感興趣。如果海外投資者有投資渠道,他們就會著手購買。中國央行現在應該啓動地方債券市場,而不是控制這個市場。因此,中国央行不会像欧洲央行和美联储那样致力于规定的规模和速度。至多,中国央行会每年宣布最大额度,今年地方债置换额度可能达2万亿人民幣,比预期的地方债务发行量1.5万亿人民幣要多。

万亿地方债置换计划的影响不容小觑。除了最初地方债置换的1万亿人民幣和资助财政赤字的6000亿人民幣,2015年地方债券发行量将比去年翻两番,这就意味着中国央行不得不介入以创造需求。我们可以参考过去的债券发行来对2015年的债券量有一个概念,以下是过去债券数据。

截止到本周一,該計劃正式進入官方規劃,意味著長期再融資操作(這也可以理解成是量化寬松的試行)將在中國變成現實。

圖四

以下是華爾街日報觀點:

根據最新數據,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經濟放緩,因此中國正在啓動一項全面經濟刺激措施,鼓勵銀行放松貸款,幫助地方政府重組數萬億美元債務。

在財政部、央行、銀監會下發的《關于2015年采用定向承銷方式發行地方政府債券有關事宜的通知》:地方債務置換措施能夠鼓勵銀行放松貸款,使得爲債務所累的省市政府有喘息之機。

此次指令核心为中国人民银行提出的方案,该方案准许商业银行使用所购的地方政府救市债券来对从央行所贷的低成本贷款担保。此举是为了使中国各大银行可以有更多資金进行新贷款放发。

本周中國東部富裕省份江蘇重啓地方政府債券發行,而在今年4月因爲各銀行猶豫購買這些債券,發行事宜被推遲。

新加坡经纪行大华继显的经济学家朱超平在谈到美联储和欧洲央行使用债券购买计划时说:“中央银行利用这个机会向各商业银行提供資金并且降低利率。这与量化宽松政策起的是同样的作用。”

因爲該項目可以減輕地方政府GDP占額達35%的債務並且通過增加貸款來促進經濟發展,所以這個項目是必須的,但不僅僅只有這兩個理由。中國政府的貨幣困境已經使得中央銀行越來越依靠政策利率來刺激經濟發展,因爲存款准備金率和貸款基准利率已經各下調兩次,而今年至少會再進行3次貸款基准利率下調,但這些措施都顯然不能遏制經濟速度放緩,實際利率仍然會居高不下,所以需要采取其他措施。

以下是華爾街日報觀點:

中國央行官員最近否認需要使用非傳統貨幣調控工具,他們說,利率還可以繼續下調,今年5月中國央行宣布再次降息,而這也是自去年11月以來第三次降息。但是越來越多迹象表明中國經濟形勢比經濟學家預期的還要疲軟,官員也正在設法尋求解決法案。

本周三發布數據顯示,工廠,建築和其他固定資産投資第一季度同比增長12%,是自2000年12月以來最低增速。此次出人意外的投資速度下降是因爲房地産投資的不足發展,這也成爲經濟發展的拖累。同時,4月份工廠産量和零售額也低于預期。

如果中國要達到25年來的最低增速目標7%,在面對經濟增速急劇放緩形勢下,其政策制定者們要使用更加激進的方法促進經濟增長。

實施激進的措施使得中國央行與美聯儲,歐洲央行和日本央行和其他國家央行一樣已經正式進入“非傳統”貨幣政策工具領域。這些國家央行都希望使得本國貨幣和無限的資産負債能夠對低于預期水平的經濟增長起到作用。我們預測此舉結果作用不大(至少在降低利率上,雖然在促進風險性資産上會有出色的效果),這正如歐洲在進行量化寬松前進行的長期再融資操作,中國也會走上這條老路。